贝莱德“攻关”中国公募市场,透视多元化的外资资管展业模式 | 案例展示 物流供应链咨询 智慧物流产业园区咨询

佚名 来自:安永EY 点击:

贝莱德“攻关”中国公募市场,透视多元化的外资资管展业模式


自1998年中国公募基金拉开行业发展大幕以来,不断有外资机构与中国本土机构合资成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直至2020年,随着金融开放政策的深化,我国允许外资机构成立独资公募机构,正式取消了基金管理公司和证券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

面对这一市场政策机遇,外资资管酝酿了哪些展业模式?又将如何应对本土化竞争?安永资管团队也对此进行了研究和分析:


1 贝莱德“领头抢跑”

2020年8月,贝莱德作为第一家外资资管机构获批独资公募资格;与此同时,贝莱德与中国建设银行、淡马锡合资成立的理财子公司也通过了监管审批。

贝莱德于2021年9月3日完成了中国首只公募基金的募集。根据其基金合同生效公告,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净认购金额为人民币66.80亿元,募集有效认购总户数为111,017户,并提前7天结束募集,募集规模在同期募集成立的同类型基金中排名首位。

这一成绩并非偶然,实际上,贝莱德对中国资产管理业务早有布局,并做出多样化的路径尝试。

2006年,贝莱德正式成为中国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的股东;

2011年,贝莱德机构信托公司获批QFII资格;

2012年,贝莱德资产管理北亚有限公司也获批QFII资格,从而贝莱德可以将海外资金以在岸模式进行中国市场的投资。

之后,贝莱德还获批QDLP资格,可以向中国境内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投资于境外一级和二级市场,并与中国本土券商合作,将资金投向其海外市场基金。

可以看出,在中国市场加大对外开放之时,贝莱德已经通过旗下不同形式,将“聪明钱”投向中国市场,也为国内高净值人群提供了多元化的海外资产配置方案。

2017年,贝莱德成功备案外资私募管理人。随着中国放开公募中外资持股比例限制,贝莱德开始清算旗下管理的私募基金,以普惠金融为目标,开始独资公募的全面备战。

总结来看,贝莱德在中国资管市场的业务发展路径为:

微信图片_20211014081320.jpg

微信图片_20211014081430.jpg

2 外资“本土化竞争”多重路径

随着中国金融领域持续开放,外资资管参与中国本土市场竞争的模式出现多样化趋势,告别了以往参股公募、QFII投资的单一模式。

01 先锋领航模式

国际公募巨头先锋领航(Vanguard),拓展中国市场的路径与其他外资截然不同。先锋领航看重中国庞大的长尾人群,以提供低门槛的基金投顾服务,帮助投资者实现低成本的长线投资。

2021年3月,先锋领航改变战略方向,宣布暂停申请公募牌照。背后的战略考量是中国公募基金市场规模庞大,直销基金的市场较小,转而通过与蚂蚁金服成立合资公司,将战略资源转向“帮你投”基金投顾服务。

为了帮助中国个人投资者正确地选择基金、构建基金组合,先锋领航运用在美国的市场经验,为中国个人投资者提供账户全权委托服务,根据每个人的风险偏好进行基金配置,并实现个性化的调仓服务。对比其在美国2万美元的投顾服务门槛,先锋领航在中国的起投规模低至人民币800元。

02 上投摩根模式

成立于2004年的上投摩根基金是中国第一批合资公募基金公司,摩根资产一直在推进完成控股股权的收购。虽然这一进程尚未完成,但是摩根资产通过合资公募的形式,凭借其全球投资经验,借助海外的资源,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海外配置的机会。

截至目前,投资者通过合资公募直销的模式,可以以人民币直接申购摩根资产在海外的亚洲市场权益基金;还可以配置日本股市、欧洲股市、发达市场REITs指数基金。

03 贝莱德模式

贝莱德在外资中首创“双箭齐发”的模式。前述独资公募公司旨在开展普惠金融,贝莱德理财子公司的定位则是中高端理财服务。通过推出不同策略的产品,捕捉不同财富等级的投资者群体,与本土大型银行深度合作,夯实了获客能力。

两家公司的产品定位极为鲜明:首只公募基金采取主动选股策略;首只理财子公司权益产品采取系统化主动股票投资策略,利用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捕捉的另类数据,集合投研人员主观洞见来博取收益。

募资渠道上,贝莱德基金与中信证券、中国建设银行、平安银行主流渠道合作,发行公募基金产品;理财子公司的产品则在合资方中国建设银行发行,设有人民币10万元的投资起点以及360天的封闭期。

04 富达模式

2021年8月6日,富达基金成为中国第二家获批的外资独资公募机构。与贝莱德不同,富达基金瞄准中国庞大的养老投资人群。

富达在全球有大量退休基金、主权基金、保险公司等“长钱客户”,并长期为雇员福利计划提供投资服务,积累了大量经验。获批牌照之前,富达就通过各种渠道,宣传其将利用在全球的养老金管理专长,帮助中国居民改善长期财务状况。

总结来看,富达在中国的业务突破口是解决养老投资需求,借鉴其在全球积累的经验,帮助中国投资者进行长线财务规划,解决短线资金屡屡亏钱的痛点。

05 其他

也有外资私募机构在中国设立全资子公司,凭借其在海外服务主权基金、养老基金、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办公室、高净值个人投资者等出色的投资经验及业绩口碑,通过与中国私人银行等机构展开合作,聚焦中国超高端人群和大型机构,以高门槛发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方式,为中国客户赚取大类资产轮动的超额回报。

3 外资资管的挑战

外资资管在中短期可能面临多个挑战:

01 应对“赎旧买新”

在公募基金市场“赎旧买新”现象下,个人投资者受媒体宣传和渠道理财经理的影响,可能赎回所持有的基金而抢购明星基金经理的新发产品。

一些公募基金公司往往在基金经理短期业绩暴涨之时为其新发产品,以达到迅速募集资金的目的。以贝莱德为例,首只公募基金的发行采用银行和券商代销模式,没有为个人投资者设立直销渠道。倘若基金短期业绩下滑,恰逢业内其他明星基金经理新发产品,有可能发生“赎旧买新”,对基金产生赎回冲击。外资资管在这股风潮中,能否抵挡代销渠道的压力,或将对其构成挑战。

在市场大幅震荡之时,净值回撤是投资者判断是否赎回基金的关键。因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投资者教育十分重要,是否能够精准匹配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是外资资管的一个挑战。

02 互联网+平台资源拓展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二季末,招商银行、蚂蚁、中国工商银行、天天基金、中国建设银行是公募基金销售保有规模的前五名。其中,只有中国建设银行是贝莱德首发基金的合作渠道。

可以看出,贝莱德目前还没有绑定招商银行以及蚂蚁和天天基金两家互联网+平台。相比而言,本土公募基金绑定蚂蚁、天天基金早已成为基金销售的惯例。

中国公募基金市场有着“渠道强势”的特点,以银行、券商、第三方为代表的代销机构,是公募基金销量多寡的关键因素。外资资管能否与强势渠道完成绑定,对未来规模扩张和渠道下沉都具有潜在影响。

03 投资业绩积累

投资理念、投资团队文化、投资流程以及投资业绩可作为评价基金管理人的四个关键维度。

面对公募基金零售市场,投资者极度看重投资业绩,特别是市场大跌期间的净值表现。历史业绩曲线具有复盘功能,投资者可以通过之前公开披露的持仓信息找出收益来源。而没有中国公募基金行业的历史业绩、投资者难以捕捉投资理念和团队文化,这些都是外资资管面临的难题。

通常来讲,基金经理的业绩评价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因此,外资资管在中国的初期挑战,除规模导向之外,也需要关注积累业绩曲线,并注重合规和稳健经营,避免品牌负面信息的出现,这也将成为外资资管在中短期内的挑战。

结语

外资资管首只公募基金的成功发行标志着中国资管市场开放取得重要进展,外资资管的加入将为中国资管行业带来“鲶鱼效应”,在其融入中国本土市场的同时,也为中国资管行业的长期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有助于提高行业的整体竞争力,实现更高水平、更高层次和更加健康的发展。


 

相关服务

我们的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