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化零为整| 案例展示

佚名 来自网络 点击:

京东:化零为整

此次架构调整意味着商城业务直接向刘强东汇报的人数减少了,他本人会把精力主要放在什么地方,也可以从近期的人事变动中得出结论。

没有一家公司允许因为组织效率低下而影响业务增速。对于京东这家管理着十余万人的大公司来说,尤其如此。

近期,刘强东以内部邮件的形式告知全员,集团旗下京东商城的组织架构被调整,以灵活、敏捷的形式顺应无界零售革命。原几大事业部顺势升级为三大事业群。

2018年开年,京东集团核心业务板块就向管理要效率,可见零售行业变革的紧迫性。马云鼓吹新零售,刘强东喊出无界零售,马化腾则为智慧零售站台。互联网+拥抱零售之渴望前所未有,摩擦系数也进一步增强。

最新的注脚是,巨头在生鲜领域或明或暗地较量。阿里率先启动盒马鲜生、京东的7FRESH紧随其后,永辉超级物种则拿到腾讯投资。线上线下融为一体的模式,真正顺应消费升级时代的需求。

这种创新为什么最早不是出现在京东?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事实是,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此前的职位是京东物流首席物流规划师、O2O事业部总经理,却带着想法进入阿里。

一位接近京东的投资人曾告诉我们,京东自上而下的管理形式,一定程度上确实不利于内部创业的氛围。担心犯错甚于创新,这种心态曾在京东蔓延。

这不是刘强东想看到的结果。相反,这位霸道总裁着迷于管理效率的提升,当然是以严明纪律的形式。比如著名的“333原则”:汇报不允许超过3页PPT,开会不允许超过30分钟,同一个议题的PK不允许超过三次。

此外,刘强东擅长的就是人事布局与架构重组。在宣布事业群成立的全员邮件中,他如是解释,“为了服务于客户多变的需求和开放的生态体系,京东的组织需要变得更为灵活、敏捷,成为积木型的组织。我们的业务单元和各个模块需要像积木一样可以灵活拼接、叠加,满足内外部客户不同的偏好和需求。”

实际上,这场组织变革始于2017年上半年,至今一直处于动态调整过程中。职能平台、营销平台和研发平台都留下变动痕迹。而衡量组织变革是否有效,最直接的指标就是业务效率曲线走向。

三大事业群的战略地位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刘强东此次的动作就是,化零为整。原来近十个事业部由三大事业群统管。

新成立大快消事业群,由生鲜事业部、消费品事业部以及新通路事业部组成。王笑松任事业群总裁,2016年1月他才被任命为生鲜事业部负责人,更早前他是3C板块的部门老大。

电子文娱事业群则由家电事业部、3C文旅事业部、全球售业务部构成,总裁为原家电事业部负责人闫小兵。

时尚生活事业群下辖居家生活事业部、时尚事业部、TOPLIFE、拍拍二手业务部,原3C文旅事业部负责人胡胜利任事业群总裁。

各事业群总裁晋升为集团高级副总裁,向刘强东汇报。各事业部负责人则向三位总裁汇报。未来国内所有新兴业务全部按业务属性归入三大事业群。

新晋三位事业群总裁所掌管的业务,在京东商城都处于怎样的战略位置?回答这个问题一定程度上可以了解刘强东的用意。

根据京东2017年Q2财报披露,当季实现2348亿GMV(口径未调整数字),其中家电品类为1152亿元,占比达到49%;一般商品为1196亿元。虽然更为详细的品类占比没有公布,但不难想到,3C产品势必为“一般商品”收入的大头。

从这个角度讲,京东商城相当大比例的GMV由闫小兵掌管的电子文娱事业群所贡献,这是京东电商的本源,也是线上业务相对稳健的一个板块。但是如果想进一步高速增长,比其他任何一个业务线都要难。

早在2015年底,闫小兵就曾喊“累”。原因是国内家电企业同质化竞争严重,拼价格刺刀。3C领域同样如此,销量排名第一的华为远不如苹果赚钱。当时他就警示,作为平台,京东会引导品牌商,不至于让他们沦为价格牺牲品。

不过,旗下3C文旅事业部刚刚组建3个月,前身为3C事业部,包含通讯、数码、运营商与物联网、图书文娱、生活旅行等业务。2017年11月1日,时任事业部负责人胡胜利在京东总部宣布了这一消息,并大力鼓吹3C产品对京东“双十一”销售的重要性。

当时京东这一小范围的架构重组,意图在于打通线上场景。3C产品客单价高,背后是一群高净值人群,很自然地可以为旅行产品销售所导流。

王笑松负责的大快消事业群,在京东商城增速最快,以高频、低客单价的商品销售为主。考虑到当前巨头都在尝试打通线上线下,就不难理解刘强东将致力于建设线下门店智慧管理体系的新通路事业部交给王笑松。

正式任命前,我们在京东总部采访王笑松,当前他主要精力在巨头交火凶猛的生鲜领域。新年后,京东旗下生鲜超市7FRESH开业。慢半拍的京东如何在长跑中胜出,这是王笑松最关心的命题。

如果从另一维度思考,快消事业群还承担着京东商城拉拢女性用户群体的使命。2016年618期间,京东女性用户增速首次超过男性,这个变化令竞争对手阿里紧张。要知道,对于凭借3C起家的京东而言,每新增一位女性用户都值得欣喜,高频高客单价的时尚家居战略才有望落地。日用百货、生鲜食品是吸引女性用户最自然不过的消费品类。

大快消事业群的思路,也跟供应链整合有密切关系。快消品的单价低、毛利低的特征,也要求供应链必须强势才有可能盈利。相比阿里,京东自采自销的模式更具优势。当初,京东投资永辉超市也寄希望于双方在供应链环节有更多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2月成立的新通路事业部副总裁杜爽于2017年6月离职。京东内部人士透露,新负责人已到位,只是没有对外披露。

三大事业群中,时尚生活事业群的处境最为艰难。而且严格讲,旗下都是2017年新成立的事业部。但必须承认,这个事业群是刘强东亲力亲为花最多时间与精力的所在。

2017年3月16日,京东原服饰家居事业部被拆分为居家生活事业部和时尚事业部,原服饰家居事业部总裁辛利军出任居家生活事业部总裁,时尚事业部总裁则由原尼尔森零售研究副总裁丁霞担任。

2015年8月,京东正式实行事业部制度时,辛利军负责的服饰家居事业部就挑战最大。这个被称作京东电商最后一个战场的品类,因为阿里的强势进攻,几乎是在风雨飘摇中前行。

2015年底时,辛利军曾坦言,当他把京东服饰带到一定程度后,应该有更合适的人接替他。“这块业务要做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不是指真正的年代,而是不同的领路人”。

2017年618服饰领域受“二选一”风波影响,到下半年时,时尚事业部承压不减反增。刘强东在Q3财报会上承认,“二季度服饰是京东增长最快的品类,但三季度和四季度其GMV增长几乎是停滞的。”

在此背景下,京东2017年成立了奢侈品独立应用TOPLIFE,此前负责人直接向刘强东本人汇报。拍拍二手业务部也是2017年12月底才新成立的。

时尚生活事业群承担着京东电商业务突破性增长的重要使命。负责3C事业部时,外界对胡胜利的观察是:出镜率比刘强东高,跑的手机发布会比记者多。这位精力充沛、擅长营销的时尚界新人会给时尚生活事业群带来怎样的变化,对京东商城至关重要。

刘强东更关注AI

刘强东曾向媒体解释过去人事或组织调整的逻辑:扬长避短、强调闭环、强调授权。

2016年,京东股价低迷、组织效率和战斗力双降的时候,刘强东也是通过人事调整扭转局面。当年7月,任职不足一年的市场副总裁熊青云被调岗,这位原宝洁公司(P&G)大中华区副总裁此后离开京东。同样在那一年8月,京东商城前CEO沈皓瑜被调岗。此后,刘强东再也没有设置商城业务CEO一职。

同一年,这家上市两年的公司做出的最大调整是,京东到家与京东金融分拆。这两个业务板块都处于亏损状态,需要商城给予输血。前者与物流众包公司达达合资成立新公司,后者则分拆后独立融资。

2017年,刘强东再次出手。4月份,物流业务也被拆分独立。这意味着京东商城只是京东物流子集团的一个重要客户,集团高级副总裁王振辉出任物流子集团CEO。

王振辉走马上任后第二个月,就对这个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部门进行了一次组织架构调整。过去五年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在京东,按重要程度,部门被分为不同级别,两个等级之间差别很大。一级部门的负责人统帅少则几百多则几万人,可以参加京东月度精英会,在预算、决策等方面有非常独立的权限。王振辉新增开放业务部和物流规划部两个一级部门,还根据物流全链条的几个关键节点进行部门拆分。

据说,那次涉及调整的有4个集团一级部门、12个二级部门,以及7个区的20多个二级部门,调整后向王振辉直接汇报的VP级别高管有18人。

重点在于,做这么大的“手术”,王振辉并没有跟刘强东做太多细节讨论,他只写了一封邮件,把想法和具体调整计划发过去,很快就得到肯定的批复。11月份京东物流品牌宣布独立,发布会结束几天后刘强东才知道。“他对管理层的信任授权是非常充分的。”王振辉说。

类似物流子集团这样垂直细微的组织架构调整经常发生。原来时尚事业部更细分的架构是按自营和开放两大类划分,2017年丁霞改为按品类确立组织边界。比如男装、女装、童装、箱包等不同类目的采销负责人,同时管理自营和开放两种形态。

这种微调不会对人事架构或员工实际工作内容造成太大影响,却能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更好地服务品牌商和用户。

在解释三大事业群成立的初衷时,刘强东提出三个目的:

一、让三大事业群内部关联业务产生高度积木化的协同效应,真正由以采销一体化为核心、SKU为核心转变成以用户(客户)为核心、以场景为核心。

二、授权前移,减少沟通成本和决策周期,快速响应和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让一线听得见炮火声音的人来决策”、提升自下而上的创新意识。

三、大幅提升资源的使用效率,强化精细化运营,最大限度地提升客户体验,夯实未来的核心竞争能力。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刘强东经常对重要的业务板块出面支持。他的一半微头条内容与生鲜相关;为参加都市丽人超级品牌日特意从欧洲飞回来,转天又飞走;3C合作需要站台时,他也毫不推诿。但他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或接受采访时,评价过任何一位下属。

所以,2016年初为何由王笑松这名外行负责新成立的生鲜事业部,刘强东本人对外没有明确的说法;如今把胡胜利从3C调任时尚生活事业群,同样没有解释跨界的原因。

此前王笑松、闫小兵与胡胜利都相应负责某个事业部,他们晋升之后,原事业部由谁负责,是否存在兼任情况,尚不清楚。京东内部一种声音认为,接下来应该会优先调整相关业务,具体负责人选其次。

此次架构调整意味着商城业务直接向刘强东汇报的人数减少了,他本人会把精力主要放在什么地方,也可以从近期的人事变动方面看出。

1月5日,前华为首席科学家裴健博士加入京东,任职集团副总裁,向刘强东直接汇报。这位博士获得的名誉很长:加拿大一级研究讲座教授(大数据科学领域)、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计算科学学院教授、统计与精算学系和健康科学院兼职教授——总之给人不明觉厉的感觉。

此前的4个月内,京东已经至少拿下4位AI领域的顶级科学家。京东云事业部总裁申元庆是原微软亚太科技董事长;负责京东AI研究与平台部相关业务的周伯文则是前IBM Watson集团首席科学家。两人均是直接向刘强东汇报。

上述迹象表明,京东在践行2017年初提出的技术转型战略。从直接向刘强东汇报的安排也可以看出,他本人对AI技术的重视程度。

作者:

 翟文婷  

来源:

 《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2018年第6期

 

相关服务

相关案例

预约咨询 | 免费咨询

联系我们

电话

181-2111-8831

邮件

tzl@chnmc.com

其它

随访:电话预约